刁仁慶:城市之光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刁仁慶:城市之光
作者:  刁仁慶

  我們村西北方向的天空中,夜晚有一片神奇的光芒掛在天地之間,像天空洞開的一扇大門,直視住我們村莊和村莊那棵百年乾雲蔽日的大槐樹,大槐樹在那片光芒的映照下,大大的樹冠周圍發出一圈圈神祕的光環。

  

微信圖片_20210707091833.jpg

  神祕的光環


       我們村莊在南陽城東南方向約25公里處,是一個典型的南陽盆地小村莊,這兒遠離公路,也無水路碼頭,交通不便。幾百年來,村民日耕夜息,反裘負芻,平淡度日。這裏偏僻,閉塞。幾百年來,村莊與外界很少有交流,村民都是村夫野老,大都固步自封,保守排外。這樣一來,自然就形成了自娛的文化和信息氛圍。前些年有一些年輕人試探着走出去,開始與外界接觸和接受新鮮的事物。近些年,大批大批的村民都走出去當產業工人去了,村裏只剩下上年紀的人和上學的孩子。浮雲朝露,人生無常,在外的人也不知道都生活得怎麼樣。牽掛外邊的親人,是我們村民淡淡的鄉愁。

  

  我們村的大槐樹似乎不在乎村莊這些人員結構變化,依然屹立在那裏,頂天立地,巋然不動。

  

  大槐樹生長在村西北角的大溝旁,這棵槐樹已經有100餘年的歷史了,我爺爺的爺爺就是在這棵大槐樹下長大的。它高有20幾米,冠狀直徑也有10米多,他的樹蔭比一個小打穀場的面積還要大。它的根系十分雄壯、發達,盤曲的樹根錯綜複雜,蟒蛇一般趴在地面上伸向大溝的深水處,我們小孩看着像龍爪一樣的樹根,心裏往往有些害怕,不敢單獨靠近。

  

  由於老槐樹枝肥葉茂,既遮陽又擋雨, 多少年來,老槐樹下是我們村的文化廣場。特別是夏天,全村男女老少,大都在這裏放飯流歠,談天説地。春秋温季,飯前午後,男人們在這裏下棋,女人們在這裏洗衣服,孩子們在這裏玩耍。天暖的月夜,這裏常有戲劇愛好者在這裏説拉彈唱,好不熱鬧。這裏是我們村的信息傳播中心,也是信息收集中心。常常男女分類,三一羣,五一夥,浮語虛辭,扯東道西,評古事,論今常,家常裏短,無事不議。當然更是我們兒童的娛樂中心,可以這樣説,我的童年時光是在這棵大槐樹下幸福地度過的!

  

  這是一顆神奇的大槐樹,是一棵發光的大槐樹!

  

  其實我們村莊的人都知道槐樹的樹冠自身是不會發光的,樹冠之所以在夜晚會有光環,是因為我們村莊西北方天空中有一片特殊的亮光在照射着它。從我記事起,我們村莊西北方的天空中,就有一片特殊的亮光,這片亮光含露懷霧,既朦朧又清晰。它的上方是北斗星,下方就是我們村的大槐樹,站在我們村口望去,大槐樹的樹冠周圍在那片神奇亮光的映襯下,呈現出一環扣一環的七彩虹光,赤橙黃綠青藍紫,隱隱約約映雲天。特別是在夜雨的晚上,村冠上那光環如白日貫虹,變幻莫測,潤細而冰晶。它像舞台的背影燈光,也像幻燈片的虹光,既好看又神奇。如果在月光下望去,樹影旖旎如畫,柔和美好。我們不懂事的時候,老人們告訴我,那是一道神光,是五朵山裏的神仙發出的光芒。也有老人告訴我們,那是龍光,是龍的眼睛發出來的光芒。後來有大人們告訴我們,那西北方天空中的光亮,其實是遠方城市的光芒。南陽城就在那片光的下面,這片神奇的光芒就是從南陽城發出來的。我們問大人們,城市會發光嗎?大人們回答説,是的,會發光。我們又問,城市為什麼會發光呢?大人們告訴我們,因為那裏有電。我們又問,什麼是電呢?大人們説,電就是光,光就是電!我們又問,我們村莊為什麼沒有電呢?大人們説,彆着急,早晚會有的!於是我們每個小孩的負鼎之願就是期盼着村莊早點用上電!

  

  我同族的三爺是個文化人,他對我説,他去過南陽城,那裏晚上和白天一樣明亮,晚上不但室內有電燈,大街上也有電燈,晚上人都不休息,都在大街上行走,不但如此,晚上大街上還有自行車,摩托車,馬車,驢車,拖拉機,汽車,大街上十分熱鬧。

  

  我盼望我有機會要進一次南陽城。因為南陽城上方那一片藴含仙氣的神祕之光在吸引着我。那時候我不知道南陽城是個什麼樣子,我只知道光亮就是城市,城市就是光亮。

  

  我12歲那年夏天,學校放假了,父親用自行車帶着我到南陽城住了兩天。父親是大隊幹部,他要到南陽城為大隊購買柴油動力機。到南陽後,因為手續複雜,我們就在東關一家小旅館住了兩天。晚上,我果然發現這裏的室內室外電燈都伸奇地亮着,連廁所裏都亮有電燈。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電燈,我激動得不得了,電燈真的很亮很亮,比我們家的油燈亮了許多,我和我的同學們晚上學習還要穿壁引光,借亮讀書。而這裏是黑夜如晝,光耀奪目。我一個人站在小旅館的口,看着大街上路燈下挨肩擦肩而過的行人,還有小孩子在路燈下盡情地打鬧玩耍,從內心裏很羨慕很羨慕這裏的人們。看着眼前這一切,我想到了我們村莊村大槐樹上的光環。原來,我們村莊西南方星空下那片祥瑞之光,就是從這裏發出去了的。我突然感覺我很幸福很幸福。因為我此時就站在那一片神奇光芒發出的地方!

  

  我和父親在城裏住了兩天,我激動了兩天!

  

  其實我小的時候,我們村莊西北方天空的亮光並不是十分明亮,有點昏昏沉沉,霧霧昭昭,映射在大槐樹上的光環也是朦朦朧朧,顯得灰暗。樹上三個巨大的鳥巢,只有在月光下才能模模糊糊的看到,而憑藉那片光芒是看不到鳥巢的。現在想想,那是南陽城市太小,路燈太暗,大街沒有光彩的緣故。

  

  大槐樹是我們村莊的神樹,是我心中之樹,它的光環點燃了我童年的希望! 風雨如晦,雞鳴不已。隨着大槐樹年輪的增長,我也慢慢地長大,南陽城和我一樣,在一步一步地成長。隨後我發現大槐樹晚上的光環,伴着斗轉星移的時光,一年比一年明亮,一年比一年清晰,與羣星相應,與明月映輝。

  
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,我從部隊復員上班以後,利用節假日常回我們村莊小住,年年回家都相似,年年看槐不相同。我真切地感覺到,大槐樹隨着時間推移,樹冠周圍的光環越來越亮了,特別是天晴的夜晚,西北天空那片光,如不息的閃電,如永恆的雲霞,把大槐樹映照得既有立體感之美,又有嫵媚感之妖。我深深地知道,這槐樹上的光環,與城市的經濟發展、社會進步息息相關,它見證了南陽發展的速度,見證了社會的變遷。這槐樹上的亮環,與社南陽城市發展建設成正比。因為那片城市之光越亮麗,我們這裏的大槐樹光環就越多彩!

  

  後來我們村莊也通了電,這個時候,村民們似乎不再關注大槐樹上的光環了,大家各忙各的事,各掙各的錢,在大槐樹下的聚會也少了。現在的小孩們也不在這裏玩耍了,因為他們現在擁有多彩的童年生活。然而我每次回到老家,夜晚還是一如既往地站在村口觀看大槐樹上光環的變化。進入新世紀以後,大槐樹上的亮環真的是更加明亮了,每次看都有不一樣的感覺,都會浮想聯翩,會想得很多很遠。有天晚上,我在老家創作長篇小説,寫累了,一個人漫步來到村口觀看大槐樹上的光環,我越看越想看,越看越發呆。我想,現在城市發展了,西北天空中那片亮光面積越來越大了,有時候像燃燒的火焰,通紅通紅的,把北斗星也湮沒了,照得這棵大槐樹明亮而神奇。突然,南陽城上空出現多個光柱衝向天空,交叉移位,橫衝直闖,似乎要把天空衝破。這時,我背後有人説話了,他問我,你在觀察生活?我一聽聲音,知道是我三爺,三爺上過初中,他也懂得文學,似乎也知道天文地理、哲學易學什麼的。三爺雖然有文化,但不清高,在族人面前從不吹大法螺。我在三爺面前往往是程門立雪,虛心求教。我們也多次夜雨對牀,抵掌而談。他多次給我講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的道理,使我早日形成了自己的思想。三爺又問我,你是不是以城市之光的變化,來看我們社會的進步和變遷?我一聽愣了一下,轉身看着他,笑了。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!我説,三爺你説得對啊,我們這棵大槐樹上的光環,由暗到亮,由亮到多彩,其實是城市之光在變化,這不正是我們國家發展和進步的象徵嗎?這“光變”的歷程,不正是我們南陽發展的歷程嗎?三爺笑笑説,黑夜變白天,落後變文明,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象徵。我説三爺,你不愧是文化人,説句話都緊扣時代主題,佩服,十分佩服啊!他説,從南陽城市夜空燈光變化看社會的進步發展,這正是你們搞文學創作的切入點啊!説完我們兩個都笑。

  

  時間荏苒,蹉跎歲月。  我退休以後,回農村的機會多了,我每次回去,都會利用晚上悄悄地站在村口看大槐樹上的光環。現在大槐樹上不僅僅是有光,似乎是在發光。樹上那三隻巨大的鳥巢,在沒有月光的情況下也能清晰的看到了,還能看到鳥巢裏邊的小鳥在活動。這説明西北方城市的亮光更亮了,像火焰,像霞光,擁抱半邊天空。透過大槐樹望去,西北方整個天空一片明亮,把北斗星比得有些灰暗。是啊,南陽城市真是變化太大了,城市框架已經延伸到我們不可想象的地方。南陽高鐵離我們村莊只有幾公里了,南陽的高鐵片區,已經成為南陽的東方明珠。這西北方天空的亮光面積一大再大,亮度一亮再亮,照亮了整個西北天空,正在逼近大槐樹上方,在這種情況下,樹上的鳥巢不暴露才怪呢!

  

  2021春節前的一天,也就是除夕夜,我們村的大槐樹的樹枝上,突然亮了許多多彩的霓虹燈,霓虹燈線盤在高高大大的槐樹上方,火樹銀花,靚麗照人。原來,隨着新農村發展的步代,農村的光亮工程早已緊鑼密鼓地上馬了,我們村莊不但安上了路燈,而且也實施了多彩的光亮工程。三爺説,衡量一個國家的文明,主要是看農村的發展,一個國家單單城市亮了不行,農村亮了才行,只有農村發展了,社會才是真正的均衡發展,和諧進步了!高岸為谷,深谷為陵,新時代的社會發展,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!説不定哪一天西北方的光亮會燃燒到我們村莊的上空來,我們村也有可能會變為南陽的大上海。我聽了三爺這番話,從心眼裏給他點了三個大大的贊。

  

  三爺在我心中,就是我們村的村魂。

  

  過去,大槐樹伴着我成長,給我幸福滿滿的童年時光,給我憧憬未來的少年飆狂,還給我對遠大理想浮想聯翩的青春夢想。當然也給我成年奮鬥的力量!將來,大槐樹還要伴着我慢慢變老,送我走向生命的盡頭。南陽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正朝氣蓬勃,如日中天地隨着祖國建設的步伐,同步前進,努力向上……

  

  我們村的大槐樹隨着城市之光的變化,似乎越來越蒼翠欲滴了,樹冠上的光環越加多彩、妖嬈、魔幻和明亮,城市之光,才是我們村百年大槐樹的真正之光!這光源一定會隨着社會的步伐,更加斑斕、迷人和明亮!


       作者簡介


微信圖片_20210707093325.jpg


  刁仁慶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。曾在《解放軍文藝》《十月》《奔流》《萌芽》《躬耕》《前衞文藝》等雜誌發表小説和散文作品。已出版過《刁仁慶紀實作品集》、小説集《明月照我心》、小説自選集《有雨的季節》、《漫道情關》和長篇系列小説“流金歲月四部曲”等作品。“流金歲月四部曲”是:《三十歲的誘惑》《四十歲的女人》《五十歲的城堡》和《六十歲的祕密》。“流金歲月四部曲”被中國現代文學館收藏。目前己發表文學作品共計500萬字。其中,短篇小説《飛雪曲》獲濟南軍區1981年度文藝創作一等獎和《解放軍文藝》雜誌“戰士好作品一等獎”。 小説集《明月照我心》獲南陽市第三屆優秀文藝作品二等獎。《三十歲的誘惑》獲河南省第十屆“五個一”工程獎、南陽市第十屆“五個一”工程獎和南陽市第五屆優秀文藝作品一等獎。長篇小説《40歲的女人》獲南陽市第四屆優秀文藝作品一等獎。《五十歲的城堡》獲南陽市 第九屆“五個一”工程獎。《六十歲的祕密》獲南陽市第十一屆“五個一”工程獎和南陽市第七屆優秀文藝作品一等獎。 當過兵,在部隊和地方從事過新聞寫作、文藝創作工作。曾在黨政部門任過職。

編輯:杜增波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上一篇:鎮平舉辦“綠韻玉鄉•醉美鎮平”攝影展
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